扁担杆属

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很短暂
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4:48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“小雀儿,你要快点长大嫁给神子,不要让神子久等。”齐罗爷爷语重心长地说,眼睛里是满满的希冀。“好耶,嫁给神子,好好好。”我拍着小手掌。神子含笑的看着我,我突然觉得小脸火烧的烫,长大后,真的要嫁给他吗?齐罗爷爷说他是天庭的希望,以后我要辅佐其左右。那一夜,我失眠了。

  我知道,他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,而我跟不上了,如今的他,不在是以前的小道士,他的红颜知己那么多,姬紫月,安妙依,我,在他心里还是个小屁孩吧。后来,他去了人族古战场,那是个吃人的地方,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此去是为了姬家兄妹,紫月走了,现在把神子也带走了。

  记得那一天,天朗气清。我正叼着奶瓶,躺在一片草地上,感受着大地精华流至丹田,身体暖暖的。这是我有亦于别人之处,身来就能修行。突然听到齐罗爷爷爽朗的笑声,“小雀儿,快来见过叶凡,我们的神子。”我爬起来,叼着奶瓶,小身子费劲地向前走去。我看到所谓的神子,一个相貌丰硕的男子眼里是满满的笑意。我被这眼神看的羞赧。

  我们现在住在天外村,一个安逸的地方。黑皇天天忙着训练徒弟,充满了欢笑。一天,黑皇哇哇大叫,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压抑到极点回,也许今天我就能解脱了吧,当我走出门,发觉到熟悉的气息,难道真的是他?飞奔过去,看到黑皇和一匹龙马正在互相对咬,让人忍俊不禁,神子现在一旁,嘴角噙着笑。他终于回来了!一切的一切,都只化为几个字,神子,你回来了。

  我的叫小雀儿,也是天庭神女。自我有记忆开始,天庭日渐衰败,一直被我们的宿敌追杀,眼看我们的成员一天天减少,齐罗爷爷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,皱眉不知何时挂上眉头。谁说小孩子无忧无虑,我只是一直把内心的忧愁隐藏着,因为我是神女,身肩复兴地狱的大任,偶尔我也期盼着有一位飘逸洒脱的男子从天而降,拯救我们于水火。

  成仙路开启,古至尊作乱,屠杀生灵。姬子,姜神王,…都血付杀场,最后,你也走了,带走了我的心。如今你回来了,也许每个人都忘记了最初的目的,小雀儿,长大后嫁给神子,嫁给神子…嫁给神子。我永远都记得,我为你而生,神子。你见,或不见我,我就在这里,不离不弃。

  从战场传来他的英勇事迹,我像一个小妻子天天盼着,齐罗爷爷偶尔会看着我叹气,我知道他的想法,却不能改变什么。回来,他带着紫月安全归来,回来,举行了婚礼,神子,你可知道那晚我喝了多少酒,眼前都是你,你的笑,你的忧,可是我必须强颜欢笑,祝你新婚愉快,如今我已经长大了!

  从那开始,每当夜寂无人时,我也会眺望那片闪烁的星河,他的家乡,你现在过得好不好,你会不会记得曾经那个叼着奶瓶屁颠屁颠跟在你背后的小女孩?她现在已经长大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,她在等着你。每每想到这里我都会潸然泪下。多年后,我长大了,脑海里的青年始终如没有淡去。

  后来我知道他原来是地球人,来自一颗蓝色星球,原来,他拼命地修炼只为了回家,当他真正踏上回家的星路,当五色祭台发出一阵耀眼的光,我知道,也许这一辈子我们都无法再见,星河彼岸,我看到一个紫衣姐姐挥泪告别,可是我不能这样流泪,我默默地离开。

  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很短暂,好像他的一生都是修炼,每当修炼到一个高度,他就会外出历练,他的死敌很多,赫赫声名就是这样用命拼出来的吧,双拳难敌四军,他不知道,在他身后,一直有我为他担心,多年后,我发现每当夜晚无人时,他总是一个人眺望另一处星河,整个人笼罩着淡淡的愁绪。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踏上了天路 “我等你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